3dMax,时间,记忆与灵魂

这几天一直在学3dMax(现在改名叫3ds Max了,只感觉比原来拗口多了),一天十几个小时对着youtube教程,英语越听越像第一语言,天昏地暗。一块未定距离标准的矢量土地上生长着光影与材质,多面体和笛卡尔坐标系像狗屎一样毫无征兆的出现在这个不遵守能量守恒的世界里。

矢量的土地上不存在限制,宇宙的细节在这里无穷蔓延,精致的场景模型工程浩大,肉眼分不出真假,比任何一款第一人称射击游戏都真实,比踩到狗屎的柔软都真实。神在细节间,玩深了,持续猫着键盘5个小时以上忘了歇眼睛,我就能看到上帝程序员和佛祖程序员在我后上方45度加班编辑着<地球Online>。恍惚中喵到胳膊上的汗毛随着空调飞舞,意识到这是一副肉体。目睹动脉在臂弯跳动,目睹四肢遵从我的意志变换位置,想到灵魂不能永存,更加难以接受。

也许可以吧,曾经读到,现在神经生物学的进展已经远远超过了一般人了解的程度,在高层原则上的认识已经相当完备了,剩下的工作基本是补充细节。当然,说到细节… 难以想象在有生之年人类的科技树能发展到“备份整个大脑”那么高。所以,我大概可以在赚到本钱以后把自己冻起来?那我应该是第一批这么干的地球人,将来的大脑袋地球人选实验体的时候应该会对较古老的身体更感兴趣,当然保存条件要尽量完美,越到后来冻结人体的技术越高,但是相对的我等待科技发展的过程中身体机能也会下降,这会是获得大脑袋地球人青睐的不利条件,所以需要建立数学模型寻求各种最佳方案吧…

可是记忆保存下来灵魂(我这里指自我意识)就随之保存了么?如果千万年以后我的记忆得以复制的同时肉体被摒弃,而后“我”的机器人会是现在的我么?它/他/我肯定觉得就是我,因为具有我的记忆,记得他自己曾经在这里打字。但如果与此同时现在的我并没有在那里呢?记忆得以延续而灵魂不复?记忆和灵魂的关系是怎样的?(平行宇宙你走开…不关你的事。)

所以我现在的意识是会在进冰棺材之后眼前一黑再一亮到达大脑袋世界,还是说眼前一黑从此归入缥缈?

想来想去,我只能给自己一个相对说得通的答案:灵魂并不存在。所谓意识,只是人脑800亿个神经元的活动而已,记忆是冲动在神经间的回路(这个不太清楚,好像长期记忆是与神经结构的变化有关),分析和思考由脑前额叶策划,爱情是大量多巴胺作用的结果。时间在我们的宇宙中是线性的,记忆的形成过程也必然是线性的,但自我意识是连续的吗?自我意识谈不上连续,因为它不是一个过程,而只是大脑整体功能的一个投影,这些投影以脑的状态和记忆互相连接,从而感觉上是连续的,就像电影,看上去很生动,实际上只是胶片,24帧每秒。

这一秒和下一秒的我是不是同一个我?你你你,根本没有你,不用无谓的看不透生死了。

————-我是分割线————–

以上自己一些小想法,没怎么看过这方面的书… 提到脑前额叶的时候顺手搜了点资料看,觉得解释非常靠谱,理解了为何pongba牛会推荐神经学的书了,腾出空来一定看。

[Geek Power] 脑力训练之 怎样忘记

本文遵循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协议2.5 转载请注明译者http://axlarts.com 及原文地址
原文http://www.increasebrainpower.com/how-to-forget.html
因为一些事情探究..  总之这是Google搜”how to forget”的第一篇, 觉得不错译一下..

(概念有点容易混淆,“想法”thought 和“记忆”memory 虽然是不同的概念,但是想法是由记忆产生的,就像你深夜对鬼的恐惧这个thought,是你的记忆综合作用的效果,如果你的记忆中没有鬼这玩意,就不会有 这种恐惧,顶多怕个入室抢劫啥的。并且本文探讨的thought显然是不断出现的thought,也就成为了memory,所以某种程度上通用。 –译者的YY)

怎样忘记?一般来说我关于记忆的探讨都是关于提高记忆能力的,但是一名脑力通讯(Brainpower Newsletter, 就是这网站. 译者注..) 的读者写信问我能否写一篇关于如何忘记一些东西的文章。他有一些念头不断浮现以至于他干什么都不能集中。

显然,任何”想要忘记”的直接尝试一般来讲都不会有用。如果我让你现在不要去想一只和房子一样大的红色气球 (在中国你要想像一只比房子大的多的气球. 译者注..),你阻止自己去想这个飘在空中的气球的一切努力最终都会生成一幅栩栩如生的蓝天白云红气球的画面 :)。只要你还在告诉自己“别想这个了!”,它就会一直飘在你的思维里。

同样的无论你阻止自己去想什么都会这样。“别去想X”让你的注意力无法从X上移开。于是抛开某个念头就需要一些内在的技巧。

注意力是有限的。你只能同时注意有限的东西,你提供给某个事物的注意力越少,它就会越快的淡出你的脑海。所以忘记的关键在于转移注意。

别想你能推倒一段记忆。它几乎能存在于——嗯,你的余生。但是如果每当它闪出来,你都有意的转移你的注意到别的什么上去,它就会逐渐丧失能量,会越来越少的出现,变的虚弱无力…

贴 标签是个好办法,就像一些人在思考时做的。举个例子,假设一个不受欢迎的念头开始形成并且干扰了你的精神力场。你可以给它打上标签,“记忆碎片”,或者 “感觉”,或者“反应”。并且可以在此基础上细化,像“只是出于恐惧的胡思乱想--人在恐惧的时候容易胡思乱想”。然后你能立即把注意力转移到更高产的方 面。做足够多这样的工作,不想要的想法和思维”噪音“能够被更快的排除。

另一个可能有帮助的技巧是,把这些破门而入的想法写在 to-do list 上,无论它们是记忆还是以后的计划还是一些担心还是别的什么东西。比如,你可以在黑莓手机上标记某个需要在这周五处理的记忆。这种对记忆的作为“在周五处 理”的“分类”让大脑此刻放下它变的更合理、容易。当然,如果它只是不必要的钻牛角尖,当周五来临你猫了眼自己的list,扫过这一项也许会直接在旁边注 “没必要啦”…

这两个技巧的作用程度会根据你的心理偏好变化,但是关键在于记住,你是自己注意力的MASTER!虽然严格来讲本文没有真的讲怎样忘掉一段记忆,但是,你的记忆并不是问题, (虽说这也不是绝对的,但是确实,恐惧本身并不可怕,对恐惧持续的阴影才是可怕的; 而我此刻面临的悲伤情绪,它带来的负面影响比悲伤本身厉害多了。–译者注) 只要它们被放在了正确的位置。也就是说把你的注意力放在正确的地方--你选择的领域

失恋的朋友们,我这有一打“记忆碎片”和“再想也没屌用”的标签,有要的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