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意识鲨, The Big Shark Is Watching You

The Greeyeshark 是一种生活在红宝书里以背词者意念为食的鲨鱼,这是一种非常邪恶的鲨鱼。成年Greeyeshark的身体拥有非常可观且固定的长度,为436.46米(这恰好能从头到尾覆盖50个list),这样的长度主要由它的尾巴所支持。

Greeyeshark布满全身的触须使其得以将敏锐的嗅觉深入到每个单词的字根,这种意识鲨尾部长有一只过度进化的眼睛,相对的,鲨鱼头部的双眼因其无用已经在进化树的某个节点后消失,只留下一对深深的眼窝。之所以称这只眼睛“过度进化”是因为,Greeyeshark对它的依赖使其在进化的长河中具有了初步的自我意识。虽然这种进化过程中“最近”才产生的自我意识在个体进行决策时具有的优先度较Greeyeshark自身要低,但由于其在智商上的绝对优势,鲨鱼在大多数情况(尤其是在狩猎时)下不得不依赖于尾眼进行决策。所以与其说尾眼是Greeyeshark的一部分,不如说他们是寄生与被寄生的关系。

Greeyeshark在狩猎时的反应相当迅速,当背词者出现烦躁、焦虑、沮丧或绝望等脆弱的情绪时,鲨鱼能迅速的察觉到,并且通过发达的神经系统在数秒内通知尾眼,令人惊奇的是,尾眼此时能脱离尾部接口而在鲨鱼身体表面快速移动至背词者所在list。接近背词者后尾眼会安静且专注的注视着背词者,使其心神不宁,如果背词者此时不能意识到Greeyeshark的窥探,收敛心神专心背单词,他将会体验到更加烦躁不安的情绪,伴随而来的是向往社交、向往新鲜有趣的信息、想玩游戏的强烈欲望。在背词者屈服于自己的原始本能后,他们大脑中的高级认知部分活跃度下降,Greeyeshark的尾眼就会死死盯住背词者的心神,伸出与字根触角不同、更加强有力的触须勾住背词者的意念,贪婪的吸食他们的专注力、持之以恒的决心,一般进食维持10到15分钟。显然鲨鱼不会把食物消耗殆尽,尾眼会强制鲨鱼停止进食,让背词者作为长久的食物来源。

虽然专注力与恒心对于背词者来说是可以再生的,但是大量的实验表明长期被Greeyeshark蚕食的背词者受到的伤害是严重且不可逆的,严重者将会永久失去产生专注力和恒心的能力,成为行尸走肉,大量的受害者一辈子都背不完一本红宝书,更别谈别的事了。一些背词者会很早就意识到自己对抗Greeyeshark的无力,继而及时的停止背红宝书,这可以避免被Greeyeshark进一步伤害。但一些补充的事实是,Greeyeshark造成的意识伤口会散发出脆弱的气息,从而可能吸引到别的类型的意识鱼类,比如陸陶鯊(Ludovician, 这种鲨鱼以人的记忆为食, 详情参考Steven Hall <The Raw Shark Texts>)。

令人欣慰的是,Greeyeshark造成的伤害并不是无法痊愈的,大量实验表明,就如人类肌肉变得更强壮的过程实际上是肌肉的撕裂和愈合,只要背词者完成整个红宝书的记忆,背词者的意念伤口就得以被成就感修复,并且意念会因此变的更加坚韧,对意识类鲨鱼也会具有相当的抵抗力。当然,对于一些本身意念坚强的背词者,Greeyeshark会嗅到牛逼的气息并且敬而远之。

PS:本文作者在背词过程中偶然察觉到了Greeyeshark的气息并且画了上面那副画,现在他要去继续背单词了。

One thought on “GRE意识鲨, The Big Shark Is Watching You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